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与凤行 > 第 80 章

第 8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真是个不敬业的绑匪。三生嘀咕着,目光在他手中一转,随即呆住。
  
  她是冥府出来的灵物,现在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虽然已经不是冥府的人了,但是对于魂魄的探知能力还是要高过不少仙人的。
  
  是以,三生一眼便瞅出来了东方青苍手里那东西的不对劲,她连忙行了过去,也不怕东方青苍手里拿着的长剑,只盯着骨兰道:“这是……小兰花的气息怎么在这上面?”
  
  东方青苍沉默不言,三生抬头望他:“你没保护好她?”
  
  他并非没保护好她,他是……根本就没有保护她。
  
  三生的这句话像针,扎得东方青苍心尖一阵瑟缩。他冷了目光,盯着三生:“闭嘴。”
  
  三生看着东方青苍的神色愣了一会儿:“难不成……小兰花是被你给玩死的?”
  
  东方青苍没说话,默认。
  
  三生想到了之前在大殿上听过的小兰花诉说的她那一段与东方青苍一起走过的路。当时小兰花每当说到东方青苍时神色皆是奇怪,后来东方青苍又奋不顾身的来救她,还迁怒天界众人,结合这些事件,三生本以为他们这是一段被身份所隔阂的荡气回肠的仙魔恋,但没想到,现在却好似是一段过程曲折的虐恋情深啊……
  
  “好啊……你把小兰花折腾死了,现在还要去找司命帮忙,司命可心疼宝贝她的兰花了,现在看你给弄成这样,不也得折腾你才怪……”
  
  东方青苍目光一凛:“若当真心疼宝贝,却又如何抛下她,不告而别?”
  
  听得这话,三生一默,心里了然,这位魔尊约莫是心里在吃司命的醋,生司命的气呢,但三生实在想不明白,生气或许还有个说法,但吃醋?
  
  司命的醋,到底有什么好吃的……
  
  “唔,你既然是为了救小兰花的话,这倒是个无可厚非的理由。”三生点头,“当初在诛仙台上没能救得了小兰花我也是心中愧疚,今日,我便领你去万天之墟入口好了。”
  
  东方青苍眸光微动:“你知晓万天之墟入口?”
  
  三生点头:“当然,当初司命入万天之墟还是我去送的呢。走吧。”
  
  东方青苍沉默了一会儿,跟了上去。这个战神妻的眼中,没有算计。而且,就算有算计,他也无所畏惧。
  
  三生倒是当真尽心尽力,领着东方青苍一路走的人少的地儿,路上只遇到了一个小仙娥,还是三生自己动手将小仙娥给打晕了……
  
  有了三生的帮助,东方青苍倒是一路无阻的行至万天之墟入口,黑色的漩涡立在空中,将所有的光与温暖都吸走了一样,里面的天地,外人一丝一毫也看不见。
  
  三生退开两步:“这便是万天之墟在天界的入口了。”她指了指东方青苍手中的骨兰,“里面什么状况我也不知道,你且将她护好些。”顿了顿三生又道,“你到底是怎么把小兰花害成这样的啊,我记得这小姑娘最过人的天赋就是有个强大的魂魄,一般事儿还不能把她伤成这样的。”
  
  东方青苍目光微垂:“本座自有自己的打算。”他这话说得和平时没有两样,但语调却要低沉许多。
  
  他有自己的打算,是他的打算一点一点的将小兰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三生默了一瞬,然而便在这时,天边倏尔闪过一道白光,三生一望:“哎呀,陌溪来了。”她道,“别的我不说,只且问问,魔尊,你知道你是怎么害的她,那你可知如今你为何又要想法设法情愿身陷敌营也要让小兰花活过来吗?”
  
  东方青苍眸色冷淡:“本座行事,何需缘由。”
  
  “但一定是有缘由的。”三生指了指天边正向这边急速而来的光道,“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就像今天我被你绑了,陌溪一定会来救我一样,如果有一天陌溪身临陷境,就算是刀林剑雨,我也会到他身边去。因为他喜欢我,我喜欢他,这不过是情之所至,理所当然的事。”
  
  因为喜欢,所以情之所至,所以理所当然……
  
  因为,他……喜欢小兰花?
  
  “你快走吧。”
  
  随着三生这话音刚落,白光行至眼前,陌溪携着一脸冷怒,挥手便是对东方青苍一剑斩去,东方青苍挥剑来挡,但如今伤重的他堪堪受了战神怒气汹汹的一剑,脸色却有几分难看,胸前的冰晶如同春天的花一样霎时又开了一片,有的冰晶甚至爬上了东方青苍的脸颊,封住了他的耳朵,漫上了他的太阳穴。
  
  东方青苍咬牙,烧出烈焰,但闻他一声低喝,爆裂的火焰径直将陌溪逼开,再一转身,在烈焰隔出的墙中,东方青苍吟诵咒语,天生魔气自额间鲜红印记中溢出,与他魔气一同溢出的,还有一滴滴的鲜血,从那眉心印记之中淌下,在他脸上滑出了一道道血痕。
  
  咒语停罢,径直让万天之墟的封印倏尔一抖,微微歇开一个缝隙,封印之中的风透漏出来。
  
  东方青苍身影一斜,消失在了万天之墟的黑暗之中。
  
  外面,陌溪转头着急又生气的询问三生的场面彻底消失在。
  
  万天之墟中,明月光正亮,正是深夜,司命倏尔睁开双眼,一双清澈漆黑的双眸里映入了透过窗户的月光。身侧床榻上,共枕人已不见了身影。
  
  司命坐起身来愣了一会儿,但闻门外有细微的想动,司命随即披上外衣,起身出门,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她愣了一瞬。
  
  银白月光洒了满园,门扉处,黑袍银发,一身魔气的男子静静伫立,他眉心流下的血在过分美丽的脸上爬出蜿蜒而妖异的形状,他手中的长剑撑在地上,手掌执握剑柄的地方都被蓝色的冰晶彻底封死。
  
  长渊正站东方青苍对面,但见司命出门,长渊默不作声的挡在了司命面前:“你先回房。”
  
  东方青苍迈出一步,他的口中呼出的白气袅绕的形状,在月光照耀下一如他的面容一样透着邪气的美。
  
  他伸出另一只手,相比另外一只持剑的手,这个手掌干净而干燥,掌中物什正散发着微微光亮,是他浑身上下看起来最完好的一样东西了。
  
  “司命。”他盯着长渊,血色眼瞳之中神色不明,“小花妖……”
  
  东方青苍唇色乌青,白霜已染上他的眉梢,他道:“救好了……还给本座。”冰霜封住了他的面容,冰晶像棺材一样将他关在了里面,连带着他手中的长剑,一起在原地站成了一块冰雕,唯有捧着骨兰的手,还露在外面。
  
  司命与长渊面面相觑。
  
  司命看了看长渊:“这是……什么情况?”
  
  长渊摸了摸司命的脑袋:“别怕,我去看。”长渊上前,将东方青苍细细一看,登时皱了眉头:“魔尊?”
  
  司命大惊:“难怪如此重的魔气。长渊你看看他手中的东西,他刚说什么花妖来着?”
  
  长渊将骨兰自东方青苍掌心拿下,在骨兰离开东方青苍掌心的瞬间,遍布他全身的冰晶便立时将他的手掌也覆盖了。
  
  长渊打量着骨兰,随即微微诧异的望向司命:“这里,有魂魄的气息。”
  
  司命走上前来,细细一探,惊诧:“小……小兰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